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聚焦

                                                  主流電影的類型策略與東方意蘊

                                                  2022年11月17日 16:43  |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萬里歸途》通過糅合戰爭、動作元素營造視覺奇觀,強化敘事節奏,使中國外交官萬里撤僑的故事更加蕩氣回腸;《平凡英雄》將社會各界合力救治新疆7歲斷臂小男孩的真實事件搬上大銀幕,借鑒公路片的手法將這場跨越8小時1400公里的生命接力過程展現得驚心動魄;《鋼鐵意志》則將諜戰、愛情類型的創作意識融入對中國共產黨人團結帶領廣大工人階級為新中國鋼鐵事業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的講述中,使影片熱血又深情……近日熱映的主流電影皆以自覺的類型意識和獨特的東方意蘊書寫中國故事,實現了主流價值觀的有效傳播。

                                                  類型意識助力中國文化傳播

                                                  類型生產是重要的電影創作規律。既定類型框架總是包含著一套在外觀上有辨別度的形式風格,使某種敘事慣例精準地對應受眾訴求,達到可預期的傳播效果。如戰爭片強調英雄主義,公路片聚焦心靈探尋過程,歌舞片營造歡快愉悅氛圍,動作片表現酣暢淋漓的打斗場面。借助多樣的類型慣例、成熟的視聽表達,類型創作可以幫助制作主體建構立體的媒介印象,從而將制片國家的優秀文化傳播到世界各地。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有責任也有義務用自身的優秀文化和其他文明進行深度交流對話。如何將中國傳統的敘事理念、氣質意蘊嫁接于動態遷移的類型框架中,實現中國文化傳播效果最大化,是當下中國電影亟須實踐的命題。

                                                  源自戲劇的影響,早期中國電影發展出了一種“社會倫理片”模式,即在價值判斷上以富于社會責任感的改良思想和同情弱者的人道主義為取向,在技巧運用上以傳統文藝敘事的傳奇方法和平俗曉暢為依據的中國電影敘事規則和抒情模式,并由之形成了帶著深厚傳統文化基因的中國電影美學表達體系。譬如膾炙人口的《馬路天使》《萬家燈火》等,都曾以獨特的文化氣質享譽國際。之后,隨著產業化進程的加深和電影走出去的需要,為了在更廣泛的世界范圍內獲得認可、展開交流,中國電影人意識到要借助類型的力量來傳遞中國故事和中國價值。因為類型結構不但能讓文化傳播發揮事半功倍之效,對類型框架的合理改寫還可以激發中國傳統敘事和美學氣韻的巨大潛能,令主流電影創作既有文化深度又具商業意識?!对扑{》就是較早利用愛情類型詮釋家國情懷的案例。影片用三幕劇式結構再現哀婉悱惻的愛情,一邊緊扣類型慣例,強化戲劇張力,一邊遙相呼應中國電影對傳奇情感的摹寫傳統。正在熱映的《鋼鐵意志》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方面刻畫新中國鋼鐵工人立志恢復鋼鐵生產的鋼鐵意志,另一方面又描寫了趙鐵池和孫雪飛的真摯情感。全片沒有一個“愛”字,濃濃的情感卻始終在他們之間流淌,雄渾豪放與婉約含蓄碰撞出別樣的美學風格。這樣的實踐,走出了中國電影借力類型元素表達主流價值、助力中國文化傳播的重要一步。

                                                  類型生產整合優秀文化資源

                                                  隨著影像科技的助推和電影工業水平的提升,更多創作借力類型雜糅和拼貼手法回望革命歷史,關注社會現實,謳歌時代發展,讓我們看到了中國電影創新講述中國故事的有益實踐,看到了中國電影人用類型思維整合優秀文化資源的積極嘗試。一批形態各異但殊途同歸的主流電影,成就了中國電影基于電影本體規律的創作轉型。

                                                  《長津湖》《長津湖之水門橋》《狙擊手》將戰爭故事的講述與動作類型、狙擊類型融于一體,拓寬了抗美援朝題材的表現力與感染力;“我和我的”系列三部曲將嚴肅宏闊的命題嫁接到喜劇、科幻、懸疑等類型上,使觀眾在獲得多重觀賞體驗的同時,感受普通人追求美好生活的不懈努力;《攀登者》《緊急救援》通過展現人與自然力量的懸殊對比,將個人對國家和民族的信念堅守做了驚心動魄的視覺詮釋,超越了傳統冒險片、災難片中角色單向度的自我反思,將作品的精神底蘊拓展至廣袤的家國層面;還有《燃野少年的天空》,用青春片的外殼,把成長主題和歌舞場面巧妙串聯起來,生動描摹出少年們奮進拼搏的精神面貌。在類型思維的主導下,這些主流電影借助藝術手法、制作手段的創新實現華麗轉身,找到了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平衡點,不僅在中國市場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還獲得了海外受眾的追捧。

                                                  類型融合激活主流價值表達

                                                  中國電影人通過類型融合手段講述豐富多彩的中國故事、塑造豐滿立體的中國人物,在國際電影市場獲得了高人氣和好口碑。接下來,如何將中國電影乃至中國文化中那種具有標識性的韻味氣質更好地融入類型規范,在主流電影創作中催生出更加豐盈的詩意品質,則是發展的關鍵所在。這種韻味氣質是中華文化的精神向度,是獨屬于東方的審美積淀。大到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共生,小到家長里短和鄰里關系的照應溝通,飽含著中國人的生存智慧、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華。

                                                  回想《城南舊事》的結尾,小英子坐著馬車漸行漸遠,前景處秋景蕭瑟,“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的歌聲綿綿入耳。那一瞬間,我們心中留下多少惆悵,多少不舍。這是典型的中國式情感表達,它在技術上呈現為不疾不徐的運鏡風格,在文化上則表現為深情飽滿的時代情感和豐盈細膩的民族品格。令人欣喜的是,在近年來主流電影的探索中,我們看到了這種意蘊氣質的綿延傳承。比如,第11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最佳影片《云霄之上》在戰爭類型片的框架下進行詩意化表達。當最后一幕款款浮現,戰士的逆光形象豐碑一般在移動旋轉的鏡頭中螺旋上升,被消色處理的血雨緩緩飄落,訴說著戰爭的殘酷與犧牲的價值。還有《守島人》里王繼才去世后,妻子王仕花繼續守島。當她再次在開山島揮舞國旗,轉身仿佛看到丈夫對自己微笑:“花,你揮旗的樣子比我好看?!本o接著,鏡頭搖遠。創作者調動光影元素,在構圖上大開大闔,精雕細刻,將現代感十足的畫面與氤氳朦朧的東方意境熔于一爐,使類型敘事與文藝氣質和諧共生,將觀眾對主流電影的審美體驗拓寬到了一種更高的心理維度。

                                                  應該說,這正是我們期待的類型融合,為中國式的情感表達在視聽語言和影像風格上找到了一種新途徑,為我們隱約婉轉的抽象情感找到了一種在美學上足以自洽的形式感,為詩寫主流電影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優秀范本。外觀上,是有棱有角的當代類型電影;骨子里,是醇厚雋永的東方意蘊。在借力類型融合、詩寫主流電影、挖掘東方韻味的征途上,我們已經走出了扎實的一步。類型融合作為一種策略,仍然需要中國電影人的持續研究和挖掘。

                                                  (作者:張斌寧,系寧波大學人文與傳媒學院教授;徐靜娜,系寧波大學人文與傳媒學院研究生)

                                                  編輯:位林惠

                                                  相關新聞

                                                  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