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熱點背后 政協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春秋>聚焦

                                                  《智取華山》背后的故事

                                                  2022年04月01日 17:27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微信截圖_20220401172604

                                                  電影《智取華山》根據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解放大西北的戰役中的真實事件改編,解放軍戰士以英勇果敢的戰斗精神和機智靈活的戰略戰術,突出奇兵戰勝了憑據華山天險且在兵力上超過自己50余倍的敵人,取得了輝煌勝利,為人民立下了不朽功勛。 幾十年來,很多老觀眾一提到電影《智取華山》都會舉起大拇指,嘖嘖稱贊。那么,電影背后的真實故事究竟又是怎么樣呢?

                                                  微信截圖_20220401172616

                                                  智取華山八勇士合影。由于年代久遠,今天只能判斷右二為劉吉堯,前排坐者為王銀生,其他人位置無法判斷。

                                                  石耘

                                                  開欄的話:

                                                  半個多世紀以來,人民政協文史資料工作始終堅持“親歷、親見、親聞”的特征,記錄了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和各界人士與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團結合作、攜手奮斗的壯闊歷史,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真實反映了100多年來中國社會的風云和歷史滄桑。

                                                  為記錄奮進新征程、建功新時代的偉大壯舉,人民政協報春秋周刊與各地政協文史委和各研究機構聯合推出“政協記憶”欄目,通過對文化史料的尋根、探路,以更加開放的姿態做好文史工作,展現更多值得記錄的寶貴文史資料,傳播政協聲音,記錄政協故事。

                                                  韓子佩據險頑抗 解放軍勸降無果

                                                  1948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1949年2月,改稱第一野戰軍)發動強大攻勢,連克咸榆公路以東各縣。其間,駐大荔的國民黨陜西省第八行政區專員兼保安司令韓子佩,密派親信在華陰縣(1991年改為華陰市)義合村設立倉庫,儲存糧食和武器彈藥等戰略物資,準備長期頑抗。大荔縣解放后,韓子佩率殘部南逃渡過渭河,盤踞在華陰西岳廟,收容散兵游勇,編為國民黨陜西保安第六旅,韓自任旅長。

                                                  1949年5月中旬,中國人民解放軍大荔軍分區路東總隊(以下簡稱“路東總隊”)在渭河北岸集結,待命南進,伺機消滅韓子佩所部。韓子佩聞風后率其特務營和旅部人員400余人,逃上華山,企圖憑借華山天險負隅頑抗,同時做著“繼續同胡宗南保持聯系,等待時機,卷土重來”的美夢。

                                                  華山的東西南三面都是層巒疊嶂,懸崖峭壁,無路可走。只有華山的北面可以上山,即常言所說的“自古華山一條道”。這條路也是崎嶇難攀的小道,特別是千尺幢窄陡的石梯只能容納一人上下,且有鐵蓋子隨時封堵石梯,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橫把刀在那兒,就沒人過得去。以往西安只要一鬧亂,大財主們就攜著金銀財寶上華山,把千尺幢的鐵蓋子一放便萬事無憂了。

                                                  5月2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大荔軍分區路東總隊開進華陰。在我解放軍的強大攻勢下,國民黨保六旅副旅長姜秉公帶領警衛排逃往洛南山區,駐華陰縣孟塬鎮的國民黨保六旅第三支隊第一大隊隊長孟俊甫、二大隊副大隊長馮維岳、二中隊隊長徐志林先后率部起義,切斷了韓子佩與山下的聯系。

                                                  此時,西安已經解放,成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安軍事管制委員會,軍事管制委員會便派出曾在韓子佩部任過旅部參議的張道遠攜帶中共大荔地委(1950年大荔地區撤銷并入渭南地區)書記劉文蔚(系與韓子佩曾是同學)勸韓投降的信件來到華陰,路東總隊遂派孟俊甫陪張道遠一起上山送信。

                                                  當他們走到青柯坪,向韓部營長關仕珍說明來意后,關仕珍當即通過電話向韓子佩報告,縮居山上的韓子佩接電話后,不由分說就下令把張、孟二人就地處決。結果張道遠被就地活埋,孟俊甫得信兒后翻窗逃跑,從仙峪返回華陰縣城。

                                                  5月23日,路東總隊解放了華陰縣城,開始圍困華山。

                                                  敵人為了節省糧食,延長時間,把山上的年輕道士驅逐下山,這正好為我軍了解敵情創造了有利條件。凡是從山上下來的人,路東總隊首長都要找他們談話,了解山上的情況。經過調查得知:韓子佩及旅部盤踞在西峰,特務營營長關仕珍帶一個排約30人駐扎在北峰,副營長指揮兩個連沿北峰以下道路設防,直至山上的路口。特務營勤務連連部駐青柯坪,把守五里關和青柯坪。在青柯坪修有工事,配備有機槍,戒備森嚴。另有60余人分布于千尺幢、群仙觀、北峰、蒼龍嶺。且韓部亦知黃甫峪至北峰之險道亦有爬上之可能,故在東坡口也筑構工事,堆放大量石塊、滾木,以備頑抗。

                                                  5月28日,大荔軍分區司令員楊拯民從華陰前線回來,跟大荔地委書記劉文蔚、行署專員王恩惠以及行署公安處處長于桑通報,說韓子佩的舊部李良智愿意配合解放軍,上華山再次勸降韓子佩。幾個人一商量,決定由劉文蔚仍以老同學的名義,再次給韓子佩寫信勸降。信中提出三個條件:一、一切歸來人員接受整訓;二、繳出全部武器不得破壞;三、繳出現有公開物資不得埋藏。于桑便派公安處警衛股股長王夕文和地委干部陳建民一起,護送李良智前往華陰后,李良智只身上山,前去面見韓子佩。

                                                  4天后,李良智拿回了韓子佩拒絕投降的信。韓子佩稱,要“與華岳偕去”,寧死不降。并且揚言:解放軍不是神兵天將,沒長翅膀,飛不上山來!妄圖憑借華山天險茍延殘喘。韓子佩非常囂張,他把國民黨黨旗掛在了華山北峰上,人們在縣城里一抬頭就能看見,并居高臨下任意開炮轟擊山下百姓,搞得老百姓人心惶惶,同時也嚴重影響了東西交通大動脈隴海鐵路的正常運行。

                                                  王銀生進山帶路 八勇士飛越天險

                                                  為了盡快找到一條進山的道路,及早消滅這股頑匪,路東總隊政委王生榮多次找保六旅起義官兵談話了解情況,并詢問華陰縣本地人孟俊甫有無別的路可以登山,他說:“小時候聽大人說過,華山上的道士曾丟失過金銀財寶,盜賊走的就不是華山的正道。還聽說,采藥人也悄悄摸上過山采華山參之類的名貴藥材,因為自古華山是道家山,道士們不讓人采。不走華山峪路也能上北峰,但不清楚具體走哪條路?!庇谑?,路東總隊決定乘著麥收季節,把部隊撒開到群眾中開展廣泛的調查工作,查找線索,探尋上華山的新道路。

                                                  部隊官兵們一邊幫助老鄉收麥,一邊了解上華山的旁道新路。經過調查得知,過去上山采藥的人走的是另一條道,也就是說華山并非“自古一條路”,還有路可上華山。最后,線索集中到了華山東側的黃甫峪溝垴兩岔口王銀生的身上。

                                                  6月1日,偵察參謀劉吉堯帶領的偵察小分隊進入黃甫峪,當晚,在兩岔口宿營。經過對王銀生開導,詳細了解從黃甫峪攀登華山北峰的路線。6月8日,劉吉堯派人下山向部隊報告并同王銀生之母談心,動員王給小分隊帶路。6月9日,路東總隊政委王生榮和二營營長何德信也來到兩岔口,把帶來的蔬菜、大米、豬肉分給群眾,并幫助群眾打柴、種玉米,王銀生母親夸贊說“一輩子沒見過這么好的兵”。6月11日晚,大雨,王家屋破漏雨,戰士們冒雨搶修,王母深受感動。

                                                  王生榮提出讓王銀生給偵察小分隊帶路,原本王母不想讓銀生給偵察小分隊帶路,因為銀生的父親就是在上山采藥時掉下懸崖摔死的,銀生是家里的獨苗,生怕再有個閃失。經過部隊這一系列的實際行動,王母遂欣然同意王銀生給偵察小分隊帶路。王生榮政委當即決定上山偵查,令戰士準備繩索、鐵鉤等工具,王母、王妻幫部隊準備干糧,小分隊張世芳、張志明和劉玉芳留守山下,負責偵察小分隊與路東總隊的聯絡。

                                                  6月13日清晨,偵察參謀劉吉堯率領楊建東、孟俊甫、路德才、張志發、崔朝山、楊黨成6名偵察員,以王銀生為向導,出發尋找上山路徑。他們加起來總共8人,此即后來所稱的著名的“智取華山八勇士”。

                                                  偵察小分隊從猩猩溝出發后,走了約3里路,一面20多丈高的絕壁攔住了去路,這是登上北峰的第一道難關——天井。天井是光溜溜的陡壁,沒有一棵樹木,間或有一塊塊石尖凸出來。王銀生憑著多年登山的經驗和技巧,背好大繩,用竹竿頭上的鐵鉤鉤住石頭尖,一點一點地往上爬,待他到了壁頂,就把大繩的一頭拴牢,另一頭甩下,隨后大家一個一個地抓住大繩爬了上去。

                                                  天井過后,小分隊仍步履艱難地向上爬著。約走五六里路,又來到了第二道關口——獨木橋。這里曾是王銀生之父當年采藥的必經之路,當年的那根木頭早已腐朽斷掉了。溝寬約3丈,深60余丈,怎么辦?王銀生經過仔細觀察,發現對面石縫中挺立著一棵小松樹,頓時喜上眉梢,他和劉吉堯商量了一下,就脫掉鞋襪,上到與對面小松樹相等的高處,用竹竿挑著大繩,憑著嫻熟的技巧,對準小松樹使勁一套,大繩一下子就套在了小松樹上。王銀生拽緊大繩,估計一下小樹的拉力大小,然后把大繩的一端捆在腰間悠了過去。他站穩腳跟,甩回大繩,大家也照著他的樣子依次一個跟著一個悠過了獨木橋。

                                                  當最后一個人剛過去,小松樹由于身小根淺,加之多次搖擺,終于自動脫落,掉下深溝,真是萬幸。但是小分隊返回的路卻被阻斷了,這就是他們后來決定直接襲擊北峰的主要原因。

                                                  中午時分,偵察小分隊抵達梁張山上,劉吉堯在這里用望遠鏡觀察到北峰東側崖坡上設有鐵絲網,堆放有滾木石塊,石牌坊處有流動哨兵,廟前又站一哨兵,哨兵時而進入北峰廟內,初步掌握了北峰的敵情。

                                                  闖過了兩道關,還有第三道關——吊石板。吊石板與天井類似,是一塊光滑的青石板,只是稍低一些,約有5丈多高,仍由王銀生赤腳先攀登,待他固定好大繩后,大家依次爬上去,再向前走約3里路便是青龍背,翻過青龍背就到了號稱華岳天險之一的老虎口。

                                                  老虎口是北峰山腰的一條橫槽,長三四丈,高不過3尺,猶如張開的老虎嘴,故名老虎口。這是懸在絕壁上的一個崖歙,崖歙的上面伸出一個飛巖,下面是傾斜的滑坡,滑坡下面溝深足足有200多丈,似乎深不見底,非常險要。這時候只要雙腿發軟,就會滑下去,尸骨無存。大家都學著王銀生的樣子,面向深溝,背靠著山,彎著腰,右手扶著“上唇”,左手摳著“下唇”,像螃蟹橫行一樣小心翼翼地挪著腳步前行。

                                                  過了老虎口,便是量掌山,此山距華山北峰頂只有3里路,此時大家才松了一口氣。為了防止發生意外,偵察小分隊都隱蔽在樹叢中。至下午5時左右,大家都吃了些干糧,稍事休息,準備夜間繼續偵察前進。

                                                  北峰頂智降敵軍 眾英雄華山留名

                                                  當時交給偵察小分隊的任務很明確,目標就是把到北峰的路找到,只要探明一條路線,就算完成了任務。他們完成了偵察任務后,就地隱蔽,監視敵人,然后立即派人下山聯系,再做決定發起進攻。有時計劃必須根據情況變化而改變,否則,就達不到目的。此時,下山的道路已被阻斷,大部隊隱蔽上山已無可能,偵察小分隊經過商議后決定隨機應變,利用敵人迷信華山天險,疏于防備而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奇襲北峰,為主力部隊上山打開通道。

                                                  6月13日夜12時,劉吉堯率偵察小分隊到達北峰東側的山谷,當即決定把偵察小分隊編成4個戰斗小組,號稱四個排,決定以少勝多突襲北峰,戰斗中號稱劉吉堯、王銀生為一排,路德才、楊建東為二排,楊黨成、張志發為三排,孟俊甫、崔朝山為四排。一、二、三排進攻北峰廟,四排埋伏廟外,封鎖老君犁溝,監視蒼龍嶺及三元洞之韓子佩部。

                                                  6月14日凌晨1時許,乘哨兵回廟之機,楊建東、路德才剪斷鐵絲網一躍而至北峰廟前,制服哨兵,沖進廟里,楊建東、路德才踢開房門,高喊“交槍不殺”,劉吉堯一面打槍,一面大喊:“一排向上沖,二排向蒼龍嶺沖?!币悦曰箜n部,韓部一排長企圖向外扔手榴彈進行頑抗,還未來得及拉火,便被偵察員路德才一槍擊斃,其余的敵人立刻乖乖繳槍投降。

                                                  大廟下有間小屋,床上被窩尚有微熱。經審問俘虜,方知敵營長關仕珍等3人逃掉。偵察分隊打進北峰廟,只戰斗了30多分鐘,就奪下了北峰。除擊斃一個排長外,其余全部活捉,消滅了一個特務營部和一個排,俘獲50余人。

                                                  很快,北峰廟內的電話鈴響了起來,劉吉堯命令俘虜接電話,對方問:“為什么打槍?”劉吉堯小聲命俘虜回答說:“是哨兵走火了!”對方責備:“誰再走火就斃了誰!”奇襲北峰戰斗結束后,小分隊肅清三元洞、群仙觀之韓部,封鎖蒼龍嶺、千尺幢。黎明,偵察分隊迅速占領齊天洞,架起機槍,向瘟神洞守敵掃射。

                                                  瘟神洞是北峰西側老君犁溝半坡上的一座獨立小廟,廟內有守敵20余名。他們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打得暈頭轉向,在偵察小分隊上下夾攻下,不知虛實,全部繳械投降。偵察小分隊又乘勝出擊百尺峽、千尺幢,切斷了西峰、南峰之敵的退路。此時,駐守在西峰的韓子佩才如夢初醒,急忙命令蒼龍嶺、群仙觀守敵組織反攻,企圖奪回各登山要沖。偵察小分隊奮力出擊蒼龍嶺、群仙觀守敵。激戰1個多小時,就占領了蒼龍嶺,控制了金鎖關,群仙觀守敵被迫繳械投降。

                                                  接著,偵察小分隊又占領了青柯坪、三皇洞。至此,經過一整天的奇襲和激烈戰斗,從北峰到山腳玉泉院的“華山一條路”開通了。

                                                  6月15日,劉吉堯遂派道士葉興文下山向路東總隊報捷,駐防華山峪道一帶的韓部得知北峰已被我軍控制,旋即潰散逃走。次日上午,路東總隊政治處主任鄧遠帶一個排從華山峪、二營營長何德信帶一個排從黃甫峪分兩路上華山增援。援兵到達北峰后,何德信帶領一個班把俘虜押送回路東總隊隊部,鄧遠派人給韓子佩送去勸降信。接著,路東總隊隊長馬華亭也率部隊到達北峰,此時,北峰的人民解放軍已近200人。華山上的國民黨軍隊已不足50人,全集中在西峰。韓子佩見大勢已去,回信說可以投降,但還需要時間做下屬的工作。

                                                  6月18日,鄧遠同王希文(中共大荔地委干部)一道上西峰翠云宮(韓的指揮部駐地)與韓子佩談判,簽訂《華山和平條約》。談判初始,韓子佩向秘書口授談判條約序文,聲稱他不愿參加互相殘殺的國內戰爭,鄧遠馬上打斷他的話說:“應該是不愿參加蔣介石發動并指揮的反人民反革命的國內戰爭?!币螂p方對條約序文表述有爭議,談判一時陷入僵局。過了一會兒,經王希文提議,不寫序文,直接談具體條文,最后雙方達成兩條協議。

                                                  具體條文:路東總隊簡稱甲方,國民黨保六旅簡稱乙方。

                                                  一、 乙方將武器、彈藥、軍用物資、公款、公物造冊登記,限兩日內送交北峰甲方。

                                                  二、 甲方接收完畢后,乙方整隊下山,由甲方護送至大荔,甲方保證乙方的個人財產受到保護,人格受到尊重,愿留者安排工作,愿回家者發給路費。

                                                  當日下午3時,談判結束,鄧遠、王希文返回北峰,雙方按協議執行。

                                                  6月19日,韓子佩繳械投降,盤踞華山的國民黨保六旅官兵被全部帶下華山,送往中國人民解放軍大荔軍分區。至此,華山全部解放。

                                                  戰斗結束以后,第一野戰軍授予劉吉堯“一級戰斗英雄”光榮稱號。楊建東、路德才、楊黨成、孟俊甫、張志發、崔朝山、王銀生7位同志榮立一等功,同時授予八勇士為“人民功臣”。

                                                  1950年9月,劉吉堯光榮出席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首屆戰斗英雄代表大會,被授予“全國特等戰斗英雄”榮譽稱號,受到了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王銀生在華山解放后隨即參加了解放軍,為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1950年初,時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書記、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的彭德懷到華山視察,回憶起解放西北的戰役,感慨萬千,提議應該拍攝一部攻克華山的電影,旋即由西北軍區政治部文化部創作組組長兼文藝科副科長的王宗元組織實施,以一篇描寫劉吉堯事跡的報告文學為基礎,執筆改寫了《奇取華山》電影劇本。后幾經修改于1953年8月攝制完成后送中央電影局審查時,經朱德總司令提議改片名《奇取華山》為《智取華山》。在實地拍攝電影時,因為偵察小分隊走過的路段實在太險,曾有兩名配合拍電影的戰士墜崖犧牲。

                                                  《智取華山》1954年獲得第八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注:創辦于1946年,每年7月份在捷克卡羅維·發利舉辦,是國際電影聯合會確定的五大國際電影節之一,也是中東歐地區唯一的國際A類電影節)“爭取自由斗爭獎”,使英雄事跡在全世界廣為傳頌。

                                                  為了永久的紀念,1996年,沿著當年八勇士智取華山的線路,建起了一條1500多米長、上下落差755米的索道,供游客上下乘坐,三五分鐘即可直達北峰頂。同時,在20世紀90年代沿著當年勇士們走過的路,從黃甫峪開通了一條“智取華山路”,華山有了第二條登山道,結束了“華山自古一條道”的歷史。

                                                  (作者為河南省三門峽市政協文化和文史委員會主任,本文計劃編入三門峽文史資料選輯第32輯) 

                                                  編輯:王慧文

                                                  關鍵詞:華山 北峰 偵察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