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對話

                                                  張頌文:做導游時接待過很多“展翔”

                                                  2022年04月01日 10:40  |  作者:楊文杰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 

                                                  《心居》無疑是當下社會討論度最高的劇集。女性角色中,顧清俞、馮曉琴這對明爭暗斗的姑嫂,靠著劇本先天賦予的鮮明立場平分秋色,引觀眾紛紛站隊;男性角色這邊,“初戀臉”施源和“備胎”展翔原本也是勢均力敵,投射了現實中女性擇偶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每一個角色都優缺點鮮明。然而,隨著劇情的深入,“展翔”的真誠中和了他的俗氣,愈發讓人討厭不起來。

                                                  大器晚成的張頌文近兩年通過《隱秘的角落》《革命者》成功“出圈”,《心居》這類都市生活劇卻很少涉足?!缎木印穼а蓦A濤提到,演電視劇的中年男演員觀眾太常見,聽到名字就大概知道演成什么樣,邀請張頌文扮演展翔就是看中了他的這份“新鮮感”。

                                                  “展翔”本來是個文化水平不高,氣質浮夸,靠炒房起家的“暴發戶”。這樣一個中年男人,對顧清俞專一,對馮曉琴仗義,處事油滑卻不失少年氣;在戲中能夠站到投行女高管身邊,在戲外收獲觀眾的喜歡。張頌文一如既往令人信服的演技功不可沒。

                                                  展翔雖浮夸但生活中卻存在

                                                  北青報:滕華濤導演說,邀請您扮演展翔進行了大量說服工作,是什么原因最終令您愿意參與《心居》?

                                                  張頌文:滕導這么說客氣了,也沒有大量說服,主要是湊時間。這個戲需要三個月,但我的戲零零散散有30多天能拍完。以我的性格接了戲是不會離開劇組的。另外,看了前面五集劇本,我跟導演說不喜歡這個人。滕導讓我看完,后面越看越喜歡,就接了。

                                                  北青報:一開始為什么不喜歡展翔?

                                                  張頌文:我看劇本時在房間試了試臺詞,如果用生活中習慣的方式是說不出口的,必須半開玩笑甚至有點浮夸才能說出那些話。我就很難過自己這一關——這個人怎么可以這么浮夸呢?我必須找到一個理由,一個人怎樣的性格才能說出這樣的話。然后開始在大腦印象中找這類人,一找就找了很多。自己既然對這類人是熟悉的,就試試去塑造他。

                                                  北青報:在您看來展翔是一個怎樣的人?

                                                  張頌文:他很像我在深圳工作那幾年認識的人。當時我在深圳做導游、領隊。帶著當地人去外地旅游。很大一部分客源是深圳本地人,我們叫“城中村”,這批游客很多就是收租的。他們的房產不是以套計,而是好幾棟樓(笑)。我記得當時有客人跟我講他有八棟樓收租……印象中他們跟展翔挺像的。我不能說他們沒有文化,可能時代造就了這樣一批人,學歷不高,但見識很廣,很想后天提升自己——展翔也是這樣,如果按照原著和劇本呈現,他16歲就到上海了,高中都沒有上完,頂多讀了高一。他愛學習,英語、鋼琴、舞蹈,當然他有私心,只有提升自己才能配得上顧清俞。顧的階層離他是遙遠的,好學是展翔的特征。第二,這個人的性格是暖色調的。他希望周圍人都開心,可以理解他是個服務型人格。第三,我認為他是個很自卑的人。追求一個女生,難道學了什么東西就能追到她嗎?展翔就是這么認為。他覺得自己是因為英語不好顧清俞才看不上他。但是有一天他的英語達到一定級別顧清俞就會愛上他呢?旁觀者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第四,原著里顧清俞父親顧士宏對展翔有一個評價讓我一下找到了這個人物的根,“輕狂無狀,張牙舞爪,膚淺的像一個小學生”。大概我就是從這幾方面入手的。

                                                  找有多套房子的朋友體驗生活

                                                  北青報:這次為展翔都考據了什么?

                                                  張頌文:一開始跟滕華濤說,我對一個角色不相信,所以不能演。前五集每一個情節都有很多問號不能理解。比如他喜歡一個女生,怎么能當著她的同事說:“她是我的女神”——當眾夸獎自己喜歡的女性,這份喜歡到底是真是假?包括他不滿20歲就在上海買了第一套房,錢從哪里來?怎么會有那個魄力?當時上海房價不貴,3000元一個平方米,但那是現在我們認為的不貴,回到那個年代買100平方米也要30萬元,不是普通家庭能承受的……在回答這些問號的時候,一點點說服自己。到了上海,我問周邊朋友認識這樣的人嗎?答案是,很多。他們吃了時代的紅利。我這個朋友有多套房產,那天他帶我參觀住的地方,風格跟展翔很像,不停介紹家具是從哪里定制的,酒窖恒溫花了多少錢,品味倒談不上(笑)。

                                                  那天我是早上去,吃了晚飯才離開,挺感謝這幫朋友給我這么多時間。但是很奇怪,相處下來,我對他有很大改觀。他說話也挺浮夸,但我覺得他挺真誠。記得我問他算不算財務自由,他說看你怎么理解財務自由,我現在身家比起幾百個億的就不算什么;我又問過億身家生活有什么不同?他回答:“一模一樣,你看我穿的衣服也很普通,幾百塊一件。唯一跟以前的區別就是,每次吃飯不需要朋友買單,去超市買東西不看價錢。其他沒變化……”

                                                  當你打很多問號,目的就是得到一個答案。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點說服自己,展翔是這個世界真實存在的一類人。包括他的愛情觀。這跟錢沒有關系,跟性格有關系。這樣愛情觀的人身邊也很多,某個女性朋友告訴我她老公從高中開始追,追到讀完研,十幾年。身邊就有這樣的人,為什么不相信呢?所以從最初看劇本不相信,到越來越相信。

                                                  和海清一樣演戲時喜歡即興創作

                                                  北青報:您在創作時喜歡即興創作、臨場發揮,能不能透露下展翔哪些是您比較滿意的設計?

                                                  張頌文:我跟海清演戲第一天就采取不對戲,都是成熟的職業演員,只要知道這場戲的最高任務是什么直接來就行。所以跟她每場戲都有即興成分,印象最深的是馮曉琴跟展翔告白那場。跟海清看劇本的時候我倆都讀出了馮曉琴其實是真的在跟展翔告白。但我倆很難過一關:認識了十年的這樣兩個人,如果喜歡怎么在這個階段才發生?于是我倆商量要不然以開玩笑的方式來演這場戲。一開始我打算聽完她告白就裝傻,但我聽著聽著很感動,哭了。等到這場戲快結束時我突然分了下神,心想“哎呀跟我倆剛才商量的不太一樣,是要開玩笑的,怎么變成這么真誠了呢?”于是兩個人就加了即興的成分進去,成年人的表達沒有必要把話挑明。

                                                  北青報:您覺得展翔如果跟顧清俞在一起會幸福嗎?

                                                  張頌文:孜孜不倦追求她將近十年,如果在一起了我肯定覺得很幸福。但展翔不是一個傻子,他能洞悉到顧清俞不幸福。如果愛一個人,你察覺到跟你在一起并不快樂,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手。

                                                  北青報:目前觀眾對您的表演都交口稱贊,但是對展翔這個人的評價卻兩極分化,有人特別喜歡,覺得顧清俞錯失良緣,有人覺得他們兩個世界相差太遠,確實也不是良配,您如何看待?

                                                  張頌文:我能接受所有觀眾的評價。演員塑造一個角色,應該允許觀眾進行點評,什么結果我都能接受。如果你覺得我們在一起合適就祝福我們,如果覺得不合適,那么生活中就別犯展翔的錯誤。

                                                  清楚自己擅長哪類角色但想改變

                                                  北青報:展翔對顧清俞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有人說表面看展翔是因為愛顧清俞才追求風雅的所謂上流階層生活方式,但實際上是因為內心渴望改變暴發戶身份,才去追求顧。顧清俞和鋼琴、紅酒、英語一樣,是他改變出身獲得尊重的一種渴望。

                                                  張頌文:在我看來愛情才是他的第一動力。展翔在上海有十幾套房子,還需要社會對他的認可嗎?嚴格來說他這種文化涵養不是太高的人,他會覺得有錢就是最大的認同。我想跟一個人在一起,對方為什么不能接受我?一定是我做得不夠好,是我的修養不夠,品味不匹配——他去顧清俞工作的地方等她,發現跟她一起工作的同事,原來白襯衫是用袖扣的,原來領結是這樣打的,原來人家是開這類車的,原來是喝這種難喝的咖啡,他在慢慢靠近顧清俞時發現,難怪你不喜歡我。我沒有做到這些。

                                                  北青報:《心居》的優點是它有煙火氣,通過表現生活細節而自然流露出階層的碰撞。但是近年市面上大部分的都市劇還是“塑料感”的,這是您很少涉足此類題材的原因嗎?

                                                  張頌文:是因為我的選擇不夠多。好比一個電影電視劇播出,偶爾朋友會發信息給我,看了那個演員塑造的質感,會覺得“要是你來演就好了”,問我你為什么不去呢?我心想,我都壓根不知道有這個戲。對我而言只要正常條件合適,我的第一要素是對角色有沒有創作欲望。

                                                  我很清楚自己擅長哪類角色。如果一直演,一年三個一樣的角色,三年過后九個一樣角色,做這個行業的意義又是什么?做演員最讓人快樂的不就是透過角色體驗短暫的不一樣的人生嗎?!角色沒有重復是我最看重的。我今年45歲。70歲之前,生理和腦力還能當演員的話只剩下25年。一年只能拍兩到三部,接下來事業上我怕可以選的角色連100個都不到。為什么不讓自己在這幾十個角色中做些有意思的事情?

                                                  北青報:今年還有什么可以期待的角色可以在熒屏上再次與您相遇?

                                                  張頌文:下半年可能會有掃黑題材的電視劇《狂飆》播出,也是一個非常顛覆的角色。這兩年我能挑到自己喜歡的、有創作欲望的角色,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文/記者  楊文杰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展翔 張頌文 角色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