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資訊

                                                  工業量產思維下,多少青春劇被“甜就夠了”給耽誤了

                                                  2022年04月01日 10:37  |  來源:文匯報
                                                  分享到: 

                                                  從《余生,請多指教》(左圖)到《才不要和老板談戀愛》(上圖),青春劇再一次成為網絡話題的焦點

                                                  從《余生,請多指教》到《才不要和老板談戀愛》,青春劇再一次成為網絡話題的焦點。對于喜歡這類劇集的觀眾來說,劇情走向擺脫了早年戀愛劇車禍、絕癥、四角戀等極致化戲劇元素,將初遇的悸動、戀愛的甜蜜、相處的磨合以輕松明快的氛圍娓娓道來,輔之以精致養眼的場景服飾、文藝甜美的情話夢幻呈現。而對于另一部分觀眾來說,不夠專業的職場呈現與過于美化的生活場景,依舊沒能較好地修正這類劇集缺乏“煙火氣”“懸浮感”的通病,日常的“甜蜜”多少帶了點工業量產的“糖精”味道。

                                                  “偏見”與“濾鏡”正成為成國產青春劇的“一體兩面”。帶有對愛情憧憬濾鏡而來的觀眾,滿足于“撒糖”情節的密度。而另一部分觀眾則聽到“甜寵”二字避之不及。甚至于還未開播,就在心中將其與“劇情懸浮”“脫離現實”畫上等號。兩種聲音的激烈碰撞,某種程度上是工業量產思維下,對于青春劇創作不斷窄化的結果。制播平臺與營銷方與其說是用“甜寵”“虐戀”這些標簽來細分受眾市場,不如說是在以“甜就夠了”“虐到上頭”來馴化觀眾,有意讓“青春劇”與所謂“正劇”“職場劇”作出區隔,面對觀眾不夠真實、專業的批評“討饒”??墒獠恢?,觀眾忠誠的不是某一個標簽,某一個類別,而是作品的質量與深度。這種“甜就夠了”的創作思維,遏制的,是青春劇話題拓展的可能性。當影視制播方熱衷以“糖精”小視頻為賣點宣傳時,也阻礙了其成為現實主義佳作的上升路徑。

                                                  這兩年,青春劇不是沒有向現實靠攏的努力。盤點這兩年的青春劇,都熱衷于通過男女主角的職業身份帶來新鮮感,比如《你是我的榮耀》里娛樂明星與科研人員的組合,比如《你是我的城池營壘》里特警隊員與新手醫生的組合?!队嗌?,請多指教》也延續了這一趨勢。男主角顧魏是三十而立的外科醫生兼醫學院副教授,而女主角林之校是音樂學院在校大三學生。因為林之校父親罹患胃癌,顧魏機緣巧合成了他的主治醫生,二人由此邂逅產生感情。他陪她度過照料父親的至暗時刻追尋音樂夢想,她幫他走出陰霾重拾醫者仁心的大愛,加之兩人本身需要克服的年齡差和校園職場戀愛的磨合過程,這本該是一部有滋有味的青春劇。遺憾的是,年齡差間的矛盾被簡化為是否愿意穿“情侶裝”,作為醫生伴侶,其矛盾則被聚焦在“醫生工作忙碌,突發狀況多難以陪伴”這個常規沖突點之上。而女主角違抗父親“讀師范”為自己爭取來的大提琴音樂夢想,也只停留在口頭之上,音樂生每天數小時乃至十幾小時的練琴時間都沒有展現。更匪夷所思的是,面對抗癌父親,你根本看不到女主角為父母分擔的成長與擔當,選擇醫生的草率與照料細節的敷衍,令人感到就連親人也淪為編劇譜寫二人“命中注定”的“工具人”。

                                                  可看不到職業生活背景帶來的現實代入感與人物獨特性,二人“非你不可”的戀愛宣言多少有些蒼白。當觀眾追劇“上頭”的熱情褪去,回味追憶,除了被短視頻高度凝練的男女主牽手、擁抱、吃醋、接吻等常規“撒糖”套路合輯,除了男女主角的深情注視與明媚笑容,很難找到留有深刻印象的臺詞、情節。更殘酷地說,倘若剔除場景服飾、唯美鏡頭、青春靚麗演員這層層濾鏡,青春劇,何其空洞、老套。

                                                  誠然,觀眾收看青春劇,主要憧憬的是美好愛情,誠然,觀眾收看青春劇,也以解壓養眼為第一訴求??擅篮媒^不止于“甜”,止步于吃飯看電影游古鎮的流水賬呈現,觀眾看到的,充其量只是“玩伴”;單憑公主抱、系鞋帶、披衣服等所謂“男友力”情節,觀眾看到的,只是停留在分泌多巴胺、刺激腎上腺素的夢幻。影視主創對于婚戀如此幼稚的認知,決不能用一句“觀眾喜歡撒糖”就能夠敷衍的。

                                                  真正的甘甜,不是建立在平順優渥的環境之中,不是建立在從天而降的幸運之上,而是貫穿于勇于面對現實、攜手共渡的點滴累積之中。甚至,只有品嘗過逆境的苦痛,才能感受到越能凸顯感情的珍貴,相伴的甜蜜。無須譜寫傳奇,只著眼當下,我們為身著防護服隔空比心的抗疫“90后”夫妻感動,為丈夫送別“逆行”妻子許諾做一個月家務的故事而暖心,是因為“比心”這個動作“甜”嗎,是因為承諾“做家務”就是“人類高質量男性”嗎?當然不是。是因為我們透過動作與承諾,看到了他們在相守之中,對于彼此社會價值與高貴品格發自內心的真誠贊賞與身體力行的支持認可,這樣的愛情,又豈是一個“甜”字就足以概括?

                                                  舒婷在《致橡樹》里如是寫道:“愛——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倍@,何嘗不是青春劇所該著力書寫的美好命題。(文/黃啟哲)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青春 觀眾 工業 量產 思維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